虚无赞美诗

我开始使用第一人称
记录眼前所有的发生♪

【张楚】夏至日

夏至日开的脑洞拖到现在才填,纪念我终于再也不用学地理的文……因为是临时起意写完的,细节类问题之后会二次修改。

五月份的常规赛结束,各个战队也陆陆续续进入了夏休期状态。

入了六月的天总是闷热,随着雨带推移,S市连着下了几天的雨。俗话说,一场夏雨一场热。连续阴郁了数日的天终于难得地露了个大晴天,气温却不降反升,这周的天气堪堪过了三十度高温的门槛。

楚云秀对于夏休期的到来全无准备,一下子从忙碌的状态中清闲下来反倒还有些不适应。她的生物钟还保持在六点,如约睁眼时,窗外已然是已经有些灼热的阳光。其实,多半是热醒的。

她在床上醒了醒神,半晌斜撑起身子,抬手习惯性地摸向床头柜上的手机。熟练地开机,上线,职业选手群哪怕在夏休期期间里也是一贯的沸腾。

她粗略扫了眼群内记录,一半的人都在叫嚣着自个儿这儿的天热的真是没法过日子了,另一半的好事者则嚷着要组团出去旅游。

旅游是个好主意,临近夏天的旅游也是个好主意。但是寻一个避暑又尽兴的旅游地点,就是门需要学问的差事了。

譬如黄少天此刻不停地在群里嚷着“来我们蓝雨啊!我来给你们接风吃个三天三夜的!”但他的意见几乎是当机立断地得到了群嘲,“得了吧,谁不知道G市这两天气温高得能路边煎鸡蛋,来你们那儿到底是避暑啊还是来桑拿啊?”与之类似的,H市,B市,S市等等提议都被一一否决。

唯有张新杰的一句“来Q市吧,霸图来给你们接风。”受到了大家的一致推崇。这样定下地点后,群里又马不停地开始讨论何时去,要筹备些什么。等到这一话题也告一尾声,众人便纷纷欢欢喜喜地散去,定机票的定机票,理行李地理行李,各自筹备起行程来。

楚云秀放下手机,决定似地在床头的日历本上轻轻划了一个圈。

6.22,坐标Q市。

Q市的天气的确适合夏日出游。临海的地理位置,温带季风气候,夏天独有的日光也带有阵阵海水的咸凉。

联盟一众选手下了飞机就一身清凉,连叶修这样素日随意惯了的也换上了一身海滩短T。几个小时后,他们已经站在了Q市的沙滩上,悠哉哉地吹着海风,悠哉哉地吃着烧烤。

楚云秀自然在吃这一方面毫不逊色于他人,什么金针菇,蒜苗,土豆片,鸡翅膀,几乎放满了面前整整一盆。

路过她座位的张新杰看了一眼,忍不住出言提醒,“来到Q市,都不来试试海鲜?”

楚云秀刚解决完一串金针菇,被辣得微微咧嘴,“我其实不怎么吃海鲜,要是试试的话,你帮我拿串蒜蓉烤虾吧。”

对面动作也是麻利,随即看到烤架上有便拿来几串,人也在她身旁落了座。他目光快速地扫了眼楚云秀的盘子,大致状况一目了然。他又有些无所事事地看着她吃东西,她剥虾的姿势很漂亮,去头的动作也干净利落,能完整地分离虾壳虾肉。他笑着开口,“你经常吃虾,那鱼呢?有道鱼也是我们这儿的特产,能吃吗?”

云秀却是拿起餐巾纸拭了拭自己的手,暂时停止了吃的动作,钩手去拿不远处的果汁。“鱼……我不怎么吃,其实不是特别喜欢吃吧……”

张新杰半起身,一只手阻去了云秀的动作,一只手已经帮着拿回了她想喝的果汁,面上却是滴水不漏地回应:“不吃鱼,那可不聪明啊。”

她满不在乎:“谁说的呢,我高中的毕业手册老师还夸我天资聪慧。”

张新杰一直是个好的吃客,也是个好的聊天搭档。他对于食物最佳味道的精准把控一度让楚云秀拍案叫绝,俩人也私下结伴饱餐了好几顿。

沐橙也不止一次地旁敲侧击地问,“诶,你和张新杰,到底有什么特殊关系吗?”回应的却总是楚云秀一脸坦然的表情,“我们是饭友啊!”沐橙又追问着,“真的真的?那你们次次吃饭都谈什么啊?”

云秀摸着鼻子笑,“哦……也讲吃的啊。”

讲酸辣粉要放十分之七勺才好吃,口袋面包要烤到芝士微微融化才好吃,炖蛋要打匀倒到杯子里兑水加盐才好吃。 次次相谈甚欢,又次次点到为止。

今天却很不一样。

此刻,张新杰似乎刻意般地咬着烤鱼外面一层的脆皮,口气轻松:“高中老师的评语大多是随机排布,然后找同学四处裁剪,再贴到手册上去的。”停顿了一会儿,又含笑着看向她,“你的评语,多半也是这样的随机产物。”

楚云秀却是没当回事,“你知道这么多内幕,看来你高中是很厉害。让我猜猜,至少得是个课代表吧?”

张新杰不否认地点点头,又开口补充“那时候学的最好的其实是地理。”

楚云秀撇撇嘴,没继续这个话题。高中时代,她那时候偏偏最不感冒的就是地理。到如今,约摸是忘得连基本常识都不知道了。她便干脆低头,彻底地解决完了那一杯果汁。

张新杰垂眼看着身侧埋头的轮廓,久久没有抬头的迹象。大约也猜测出了一些,便沉默地再往那边的盘子里加了一串烤虾。

那边却猛不禁地再次出声,“来,我们换个话题谈谈。那时候怎么想到来做职业选手的呢?”她反手挡着嘴笑,又拿着玻璃杯当话筒作采访状。

“高二的时候,偶然看到韩队的一场比赛,很震撼,便来了。”他有些回忆性地想了想,像是从久远的记忆里不断地抖出些什么。

“喂,你可不像那么草率的人啊?”记者状的楚云秀似乎不太满意这个答案。

他反问,“嗯,你倒是很了解我。那你说,我该做些什么呢?”

楚云秀深思,“至少……你应该做了份风险评估?”

他双手一摊,低头无奈,“果然,是很了解我。”又抬眸看去,“那你呢,来说说你吧。”

“我啊,也差不多啊,因为一场比赛燃了一颗心。”她又抬手给自己续了杯,“那句话怎么说,所有理智的决定都始于不理智。”

“所有理智的决定都始于不理智……”张新杰若有所思地轻轻地默念着这句话,背景的海浪声跌宕而来。他抬头时已是一片清明,“来,话题又快断了。你这么了解我,你觉得我接下来想说什么呢?”

“我?”楚云秀摆了摆手,“这么宽泛的猜测范围我可不在行。”

似乎是看到大家都接连着起身的样子,云秀抬手看了看表,大约快晚上六点的时间了。她跟着拍了拍自己的衣服,抖掉了些细沙,顺带着扯了把几乎在原位丝毫不动的张新杰。“嘿,你走不走?”

他倒凡是一副不着急的模样,说“还早,至少我刚说的那个话题还没开始呢。等这个话题结束了,我们再回酒店也不迟。”

楚云秀听罢,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只得先去和大部队打了招呼,说想再吹会儿海风,等晚些时候再回去。啊,那个我身旁的张副队啊,他可能是还没吃饱,没吃饱。

等到告别了众人,俩人并排走在沙滩上,一深一浅。楚云秀随意踢着脚下的沙,想起快要到了时间的电视剧可能会赶不上,不免有些赌气道“不知道你是不是与人交谈时,会设定好要谈几个话题,谈不够就算不达标。“她又叹一口气,“不过你成功了,来吧,你想进行的最后一个话题。”

张新杰被一把夺去了话语主动权,似乎还有些不习惯。他向上扶了扶眼镜,“那,你等等。我得……”

那边的楚云秀却是已经等不及,估计心下还牵挂着追剧。她又叹一口气,开口胁迫“张新杰,你想进行的最后一个话题,等天暗了,我可就不听了。”

不知怎么的,这句话反而在对面的人听起来却似乎是个绝佳的暗示。他那颗扑通扑通加速跳动的心,似乎得到了绝好的抚慰。

他深呼吸,微笑着,眼里盛满了盛极一时的日光。
“云秀……”

6.22,夏至日,北半球,白昼最长。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67 )

© 虚无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