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无赞美诗

我开始使用第一人称
记录眼前所有的发生♪

【丞毕】昨日某某(下)

CP:范丞丞X毕雯珺

附带ALL毕


注:*双性转,瞎写,勿上升真人

*BE预警

*上篇范丞丞第一人称,下篇毕雯珺第一人称


我已结婚一月,日光底下并无新事。


先生在婚后的第三日就出差了,说是跟着剧团去欧洲巡演,最近才回来。他临行前送了我两张门票,说若是没事可以约着好友去看看。我捏着说好,不好怪他忘赠我机票,只能压着两张未公开席位在玻璃软垫下填充版面。


他回来后的次日就要开车送我去工作。我想了很多理由来驳他,不顺路,早高峰太堵,你刚回国总得倒倒时差,诸如此类的。他一概不理,只牵着我的手腕把我推进副驾驶,身子半倚在车门上。


他说,雯珺,我们是夫妻,这点你该知道...

【丞毕】昨日某某 (上)

CP:范丞丞X毕雯珺

附带ALL毕


注:*双性转,瞎写,勿上升真人,注意避雷

*BE预警

*上篇范丞丞第一人称,下篇毕雯珺第一人称


我没想到毕雯珺真的要结婚了。


她给我寄请柬时我以为我在做梦,或者她在做梦。她都没亲自见面双手递给我,让我审核审核说辞好不好听,排版有没有问题,样式,花纹,连信纸的底色都没来问过我的意见。心虚一样地找快递公司塞进我的信箱,白色封底混着月末的水电煤账单一样不显眼。


我抽开来看她的婚礼请柬,上面印了他们的合照。她在右侧,穿了件红底绣金的改良旗袍,笑得好看、真诚且心甘情愿,让我很想怀以同样的态度去祝福她。但我不行,我从...

友A:我差不多两个礼拜一万字
我:什么人形打字机???我一万字写了两个月
友B:那我一个月两万字,我也打字机
我:对不起,我是人形拖拉机

【凛泉】天光(完)

天光

 注:*天光:粤语里有“黎明”的意思

*非传统道德舒适区,狗血慎入


CP:朔间凛月x濑名泉


01

我拎着两袋夜宵打开门,就被一双长臂抱住。一阵天旋地转,我被压在防盗门上接吻。


朔间凛月轻巧地勾住我手里的白色袋结,滑到自己手掌,然后扔到远处的身后,动作行云流水,一点不妨碍他吻我。


客厅里的灯开了一盏,浴室里的水壶叫了半晌,我被吻得气喘吁吁,他终于亲够了时分,弯着眼睛本末倒置,“是你呀,你来啦。”


换做是刚坠入情网的我恐怕得翻着白眼反问,不然你以为亲了半天的是谁。现在的我只是轻轻推开他的胳膊,去拾地上的购物袋。


他察言观色的本领...

【凛泉】苦情人 04

04


小杏端着咖啡纸杯问,“晚上喝这个真不会越喝越精神吗?”


濑名泉扫了一眼旁边喝得开心的朔间凛月,“没,他拿这个助眠。还吹越喝梦越甜,是吧?”


“是呀,小濑真懂我。”朔间凛月玩着被饮尽的空杯。


“但今晚你别睡了,明天还有拍摄,你词可还没背。”


“那小濑也没法睡了,你得陪我对戏嘛。”


一听到对戏濑名泉脸一黑,抬头一看,不好的回忆和朔间凛月脸上的笑相辅相成。


上部戏的时候就被朔间凛月缠着陪他对戏,给他配女主。朔间凛月一会儿让他捏着嗓子装女腔,一会儿成天拿戏里的名字取笑他,蜜里调油...

【凛泉】苦情人 03

03


朔间凛月有新剧在拍,最喜的夜场。拍的是无脑的爱情剧,深夜露天的告白景。按照剧本的设定,朔间凛月还要把外搭西装盖给女主,挺着件薄衬衫在凛冬含情脉脉说点什么。滚一个大景长镜头,一镜到底,爱意水到渠成。


濑名泉在片场搬了把椅子,抱着朔间凛月的羽绒服。他百无聊赖刷手机,余光看到几个有内部特权的粉丝举着相机对着片场在拍。他几乎下意识发笑,不用想就能知道回头推特上能出现什么的消息。大概又是夜景敬业人设屹立不倒。粉丝最吃这套,路人粉看了也会对努力的艺人怀有好感。这样的路线总不会出错就是。


只有濑名泉晓得这人频繁的夜间拍摄根本不是出自什么对演艺事业的...

【凛泉】苦情人 01-02

拥有每回半夜发文都会被屏蔽的诅咒,重发一下

CP:朔间凛月X濑名泉


01

屋子里开了热水,没人记得按灭。


用新买的电热水壶烧的,是濑名泉他家里那个烧得底座老化的玩意儿以旧换新买来的。然后毫无预期地,就扔到了朔间凛月的浴室里。大概是某天晚上他打电话来的时候濑名泉手里正提着盒子,来不及放回家就心心念念地跑来了这儿。从第一次提到这儿来以后,就再也没拿回家的念头了,干脆就一直鸠占鹊巢地放在朔间凛月的浴室里。


热水器是特价时候的产品,不够好用,紫色的指示灯在所有灯光偃旗息鼓的时候能照出夜店样魑魅魍魉的特效。朔间凛月在这样的灯光下扯过他的衣领,舌尖抵着耳廓哈气,套着客人和牛郎设定,虚...

【泉岚】宴罢又成空

注:灵感来源:塞林格《嘴唇美丽而我的双眸澄碧》,李煜《菩萨蛮》

我们相互接吻,交叠地倒在床单上。双手相扣,隐匿在被子的一道褶皱里。


四周的摆设简单到寡淡,都是非黑即白的,我的眼睛里,只有濑名泉是彩色的。从我的视线往下看,他正埋头于我的脖颈间,银色的头发散在我的锁骨上,我被痒得想笑。这个笑法应该是自然的,他要是问起来,也能理直气壮地回应过去。我笑得一抖一抖,窗户没关上,要是对面的窗户也有幸开着的话,大概能听见我的笑声辗压过雨点。可惜濑名泉没有发问。


今天的雨很大,像是天漏了一块下来。一起进屋的时候,地毯的面积覆盖不了两个人的范围,浅灰色台阶被湿漉漉的衣服下摆晕成深色。我们两个人浑身湿透了,他的...

前两天上刑法课,老师是个总喜欢让我们珍惜青春,珍惜能上课做梦的日子的大人。下课的时候总喜欢放歌给我们听。我课间做梦做得昏昏沉沉,他在放亲爱的同学,几乎要把我送回每个能倒头在卷子后午睡的高中日子。

【泉岚】痴心六百周番外·茜色

番外·茜色


十月份的时候,濑名泉说要带我去富士山。他特地请了假,说这个时候人少是淡季,想开车带我去。这事也算事出有因,我大概在几个月前和他抱怨——一次饭桌谈资交换性质类的谈话——明明京都离富士山挺近,我却没怎么去过,记忆里零丁的一些印象,是很小的时候被家里人带着类似春游一样地走了个过场,买了很知名却不怎么好吃的特产,其余就不甚明晰了。他当时没什么反应,照例给我盛了碗汤,逼我喝下去说是炸鸡块吃完一定要解腻,不然对皮肤不好。我的很多护肤方法都是他教给我的,他近几年在模特领域发展势头很好,签了个前景不错的事务所,所以这方面的条条框框格外多。

我们的关系谁都不曾多言地...

1 / 4

© 虚无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