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无赞美诗

我开始使用第一人称
记录眼前所有的发生♪

【泉岚】痴心六百周 01-02

  • 章节: 03 04 05 06 07 08 09-10

  • 注:非原作向,保留模特背景,鸣上岚视角,第一人称自述


痴心六百周

CP:濑名泉X鸣上岚

01

 

我从机场电车出来,拖着一个旧的行李箱,因为不方便所以走得很慢。这个行李箱是挺旧的了,生产在没有万向轮的时代,只能呈角度地拖,不能放地面上平推。好在它很结实,被摔了很多次,哪怕是我都摔骨折了它也还完好无损。这唯一的好处能让我心安,心安到再坚持几年,几年后又是几年。

我坐了快十个小时的飞机,经济舱的座位很小,和陌生人挤在一起,浑身腰酸背痛。正是因为有这难熬的十个小时,三年来我都没回到过关西地区。至于有没有别的原因,以后再说吧。

我在机场的接机处看到一个人,我很久没看见他了,或者说,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见他。可我很熟悉他,熟悉到我能闭着眼为他烟灰色头发,湖水蓝眼睛搭配服饰。他的不耐烦、他的无奈、他的得意,甚至是他秘而不宣的快乐,他的每一帧表情我都如数家珍。

我以为他不会来,可我又是希望他来的。于是我干了一件蠢事,我在Facebook上发了一条只有他可见的动态,说我要回国了。发完才想起来,他这号也三年多没用了,怎么会看见呢。可我又舍不得删了这条动态,权当为自己预设一场空欢喜。

可他来了,带着巨大的指示牌。上面拿最粗的油性记号笔写着鸣上岚,在下面两行的位置还写了濑名泉。他一定很不擅长做这样的事情,我知道的。在一堆情真意切要接送亲友恋人的队伍中,他尴尬得像被校领导逼迫来接贵宾的大学生。

感谢人潮汹涌,他并没有看见我。而我站定在几米以外,不想那么快地走过去。我甚至想掏出手机拍下这一幕,他一定会被我拍的很好看,而我只是想给自己留一个念想。可我终归什么都没有做,我只是拖着箱子走过去。我还记得自己的箱子没有万向轮,不会再试图平推它摔得那么惨了,可我还是走了过去。

 

02


认识濑名泉是一个意外,由我单方面触发的意外。

我上高中前当模特赚外快,走在路上被专人无意发现的恶俗桥段。素人模特并没有我想的那么好做,外形条件是够了,形体仪态是积年累月的习惯,这一点想速成真的很难办。本着敬业精神,其实也就是对赚钱的热爱,我特地去恶补这方面的知识,旁观摄影棚模特前辈的姿势动作,记录了一大本的注意事项,还有就是,在杂志书店买了很多的时尚杂志。

那几个月我几乎看遍了各色各样的内页美人,不管形体仪态有没有显著提升,至少审美能力上是有了足够大的飞跃。就在我以为我对好看的人已经能到免疫状态了,我翻到了濑名泉。

他的美貌几乎能够让我忘记研究他的形体仪态,我觉得单单是看着那双湖水蓝的眼睛,我就能坠入,义无反顾地坠入深渊。

看他杂志内页的时候在摄影棚里,一个光影不会关照我的角落里,我翻着印有他的内页十几分钟都没舍得换页。摄影师正好拍完一组照片想确认效果图,路过的时候看了我摊在桌上的杂志一眼,感谢这一眼,让我知道了他的名字叫濑名泉。

我干了件变态的事情,花了一个多月蹲点便利超商、杂志书店、书报亭,翻遍了所有有他内页的杂志。后来也发现有他的杂志总是买的很好,几乎不等到第二个星期就需要去补货。美丽的加持让人难以自控,知道这一点的人也不仅仅是我。

我要感谢的也不仅仅是摄影师的一瞥,应该还有那时候发展迅速的搜索引擎。让我能够在搜索濑名泉这个名字的时候,通过关联关联再关联的网站中发现了他的工作邮箱。为我鼓鼓掌吧,我这个才能当模特也的确是屈才了。

有了联络的渠道一切就好办很多了,我花了很多心思终于能挤进他的生命轨道,当然重心只会放在片刻重叠的快乐上。至于日后会不会撞车,甚至是双双脱轨,我都不太在意。未来不可预测,何必往最糟糕的情景上凑呢。

在得知邮箱地址后的第二天,我就给他发了一封冗长而真挚的邮件过去,头上还标上了濑名泉前辈的字样,将一个真诚的、渴望学习经验的后辈姿态做了十成十。于是接下来的每一天,都在数百次地刷新邮箱,收件箱却永远显示着零的状态中度过。偶尔有增加,也不过是不小心发到我这儿来的广告推送。

这让我有点泄气,不过尚在情理之中。因为换位思考,我也不会对一个邮箱轰炸的不明来客轻易回话的。我只能尽量设身处地地为他考虑,希望他看不见的原因只是以为我是个疯狂追逐者而疲于应付,或者是被无情的过滤系统拦截到了而已。只要别是他废置了邮箱,什么都可以。

而我唯一能做的努力,也只是日日夜夜的等待,外加在语言上下功夫,让我的措辞能够富有吸引力而不唐突,热烈而不扰人。这个尺度的把握很难,我常常写完邮件还要通读好几遍,态度端正地如同对待应试作文。

在不曾联系的几年后,我终于做到能将这事当成酒足饭饱时的笑话说给别人听的地步。别人也半真半假地揶揄我哪里是在写邮件,分明像极了写情书的做派。可惜我当时喝得半醉,并未仔细咀嚼这句话。当我回到自己的公寓,瘫倒在沙发上回味我讲这件事的姿态是否妥帖的时候,我才不知道从脑子里哪个角落拎出了听客的这句评价。

我几乎顷刻就吓醒了酒,电视机屏幕能倒映出我的脸,疲惫、苍白又羁绊满身的烟火俗人的脸。我苦笑地扶住额角,只有头顶的冷光白炽灯,让我能够渐渐平静。

我果然一碰上这人的事情总是变得后知后觉。我自以为通晓人情事理,八面玲珑,结果到了自己头上,还是做了个混沌客。可我没法回头了。


评论 ( 2 )
热度 ( 49 )

© 虚无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