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无赞美诗

我开始使用第一人称
记录眼前所有的发生♪

【凛泉】苦情人 04

04

 

小杏端着咖啡纸杯问,“晚上喝这个真不会越喝越精神吗?”


濑名泉扫了一眼旁边喝得开心的朔间凛月,“没,他拿这个助眠。还吹越喝梦越甜,是吧?”


“是呀,小濑真懂我。”朔间凛月玩着被饮尽的空杯。


“但今晚你别睡了,明天还有拍摄,你词可还没背。”


“那小濑也没法睡了,你得陪我对戏嘛。”


一听到对戏濑名泉脸一黑,抬头一看,不好的回忆和朔间凛月脸上的笑相辅相成。


上部戏的时候就被朔间凛月缠着陪他对戏,给他配女主。朔间凛月一会儿让他捏着嗓子装女腔,一会儿成天拿戏里的名字取笑他,蜜里调油地喊他Amanda。


最过分是一次趴在浴缸里,冲濑名泉说没有毛巾了。待濑名泉拿着浴巾推开浴室门,朔间凛月双手搭在浴缸的边缘,下巴抵在湿漉漉的胳膊上。水光氤氲在赤色眼瞳,他喊,“爱你呀,Amanda。”


一切显得太过真实和鲜活。下一秒濑名泉就把浴巾扔在了那人头上,夺门而逃。浴室里悄无声息,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他知道那是一句台词,一句他陪着练了无数遍的台词。他们练的时候濑名泉总说他讲话没感情,干瘪得让人看出是刻意而为的表演。朔间凛月那时还很不服气,说还要怎么流露呢,是笑得还不够到位吗。


他知道自己的天赋在哪儿,优势在哪儿。他的演技诚然不够,相貌却可以补足。所以朔间凛月讲情话时从不需要感情,只要站在那儿笑,提一提嘴角,就容易让人产生被喜欢的错觉。只要是对亲密举动的不拒绝,就容易让人误解是场双方心意相通的爱情。


而现在朔间凛月做到了,当他脱下精美人设的空壳,情真意切扑面而来的时候,濑名泉却感到害怕了。


他本能地逃跑,躲在阳台吹冷风。也许是因为他看不透这到底是优秀得让人身临其境的表演,还是顽劣本性暴露无疑的欺诈。这样的不安让人心生恐惧,这是他们自关系开始时就埋下的哑弹,将关系的发展划定好了楚河汉界,哪儿是逾越、哪儿是合理的亲密,大家都心知肚明。而朔间凛月这一举动却明显是越了雷池的,但是他可以状似无意地试探,而濑名泉绝不敢坦然相对地接受。只因他是这段感情里的付出方,是低位阶玩家,他除了一颗真心兜底,绝无豪赌的勇气。而这颗真心也早已在最开始就输给了朔间凛月,被对方轻易地拢走,所以他注定是输家,大输特输,除非朔间凛月愿意爱他。


濑名泉人生唯一的追星经历全耗在了朔间凛月身上,陪他辗转过不同酒吧的夜场,看这人仅扣着两粒衬衫扣子唱歌;陪他一天轮番在五个点面试剧组;也陪他端着酒杯从制片人、正副导演到赞助商敬了个遍。


再感情迟钝的人也能看出个这是什么意思,就算是追星也活似追成了全职。朔间凛月后来终于忍不住了,逮着俩人散步回家的路问濑名泉是在做什么,成天陪着他个十八线乱转。


他佯装轻松地回答,“大学申请已经批下来了,接下来也没什么要费心的事了。”


“那挺好的。”朔间凛月顿了顿,“小濑是有天赋的优等生呀。”


说罢他停在贩售机前面,摸了几个硬币去买啤酒。不由分说地开了拉环递给濑名泉一罐,作庆祝的样子。


“不,我没天赋……硬靠努力努上来的,人底子可不算聪明。”濑名泉就着他的手喝了口,“要说天赋,你才是吧。长成这样,怎么说都得红。”


“快自己拿!”朔间凛月笑着塞到他手里,“小濑谦虚过头了吧,明明是聪明得很。夸十八线会爆红,哪里有出错的可能,毕竟也跌不到十九线呀。” 


“没,我说真的,我是真的觉得你会红。而且是很红、大红、红到所有人都能知道你的名字,海报上有你就能增销量,让大家都把满心满意的爱端到你面前的那种红法。”


话太诚恳,真挚显露无疑。濑名泉自己说完都要脸红,低头不再看,用手捏着易拉罐发出响声,填补无人说话的寂静。


长久地,朔间凛月开口,微醺的酒气飘了几缕。白皙的手腕悬在半空,“哦——说得真好,那我们干杯吧!庆祝我的大红。”


那时候他们还是最好的时候。一切都没有说开,有一起喝酒的纯粹情分。前途未明的人最有做梦的权利。路口的天光将至,泡沫飞速上涨,而朔间凛月举着易拉罐,和濑名泉一起碰杯,庆祝根本没影的事情。

 

--------

大纲就是用来作废的……写着写着原来想写的情节就被重新调整了【。

一个月前在考试周写的草稿终于派上用场了

文名是暂定的,写完应该会改成我电脑里的草稿名儿。现在的标题只是我磕这对时候听惯的BGM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虚无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