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无赞美诗

我开始使用第一人称
记录眼前所有的发生♪

【凛泉】苦情人 03

03

 

朔间凛月有新剧在拍,最喜的夜场。拍的是无脑的爱情剧,深夜露天的告白景。按照剧本的设定,朔间凛月还要把外搭西装盖给女主,挺着件薄衬衫在凛冬含情脉脉说点什么。滚一个大景长镜头,一镜到底,爱意水到渠成。


濑名泉在片场搬了把椅子,抱着朔间凛月的羽绒服。他百无聊赖刷手机,余光看到几个有内部特权的粉丝举着相机对着片场在拍。他几乎下意识发笑,不用想就能知道回头推特上能出现什么的消息。大概又是夜景敬业人设屹立不倒。粉丝最吃这套,路人粉看了也会对努力的艺人怀有好感。这样的路线总不会出错就是。


只有濑名泉晓得这人频繁的夜间拍摄根本不是出自什么对演艺事业的热忱,无非是他那个稀奇古怪的作息时间。他们刚熟知时朔间凛月还想凭着这点走走吸血鬼人设,后来发现受众面小极,一次爆红后便彻底改头换面绝口不提了。昼伏夜出的生物钟在这个时候反而成了粉丝经济的营销资本。


他脑子里的预演一圈还没转完,刚刚被叫去买夜宵和热饮的小助理已回来。她的工作干得很好,除去朔间凛月点名的几样外,还多了条毛毯和电冲暖手宝,毕恭毕敬地问他还有什么要做的。他不是个专业的经纪人,前几天刚半路出道被朔间凛月硬生生拽来的,不好意思再摆架子使唤小姑娘。轻咳了一声让人坐下,一起旁观表演。


两三米开外演到高潮部分,能中插广告、当下集预告的高潮部分。男女主坐在公园长凳,一大串的心灵交流肺腑之言,月色好到皎洁,下一秒就该捅破天窗,把两人的情意底牌打到彻底。后面该有吻戏,濑名泉笃定,不然朔间凛月不至于让他今夜不必前来,尽管这人向来说话真真假假,让人猜不透态度。


他那时在烧水,居家的很,松松垮垮一件浴袍挂身上,该露的不该露的都给濑名泉窥到干净。这样不着调的装扮总难说让人信服的话,他说我担心你看了难过。


濑名泉说你少来,我不去谁给你订夜宵买热饮。这戏要是拍到早上,你不得一见太阳就躺倒。热水壶声音太大,濑名泉后来也没听见朔间凛月再说了什么。他好像是笑了一下,口型说好。


去了才晓得,朔间凛月早已有助理,这事轮不上他做。濑名泉这时才想起来时间轴已经被拨到2018,朔间凛月已红了半边,不是那个要轮番酒吧夜场走穴的十八线了。他打拼了几年空缺了个经纪人濑名泉已觉奇怪,要是再不配几个助理便实在是说不过去。


助理姑娘很专业,起码比他专业。除去见面时那句怯生生的“经纪人先生”以外,她才更有娱乐圈雷厉风行和处事果断的做派。他们开始有一搭没一搭聊天,他指指台上倾身要拉近距离的朔间凛月,问小杏,“你觉得这剧怎么样?”


对面显然没料到这个问题,斟酌着措辞小心翼翼,“挺好的……就,挺浪漫的感觉。”


“哦?”


“老师挺适合这个角色的,不管是从形象还是声音都……”


“啊,原来你是这样以为的吗?”濑名泉似乎显得有些失望,“我总以为以为挺烂的不止我一人。”


他没顾小杏惊讶的眼神继续说下去,语速飞快,像是怕被打断。


“就,太公式化的表演了。你看,笑的时候明目善睐,哭的时候迎风滚泪。生气、惊讶、疑惑,每一个表情都是这种模式。我看到他剧本上标注的情感提示,都能想到他会佐以什么样的动作去搭配。他太聪明了,把表演变成定势,可路子总不是这样用的。”


小杏到底是有专业素养,护着自己的艺人 “老师也是有好作品的。就比如以前那部推理剧,演富家子弟的男二,就演得很传神……”


远处的朔间凛月接吻完毕,向濑名泉走过来,嘴唇上有几处明显不属于他的唇彩。他接过濑名泉保管的羽绒服,问小杏他俩在谈论什么,皱着脸抱怨濑名泉都未专心看他剧目。


“抱歉,我说我到底不是个合格的经纪人。”濑名泉低声回答,手上在帮忙下压羽绒服膨起的下摆。不知道是在回答朔间凛月的发问,还是对几分钟前他和小杏话题的一个终结。

----

有关娱乐圈的一切全都靠日常八卦+瞎编

想写的爆点情节也没几个了,争取早日完结【。

评论
热度 ( 19 )

© 虚无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