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无赞美诗

我开始使用第一人称
记录眼前所有的发生♪

【轮回组※杜柔】夜与歌(下)

终于写完了……最后发了个糖算是补七夕应景~最后,魔性来自生活魔性来自生活魔性来自生活。不敢想自己平时到底过了些啥日子。

其实期间还有个小插曲,情绪一直不高的杜明吃到一半突然有些罪恶感,他摘了自己油腻腻的塑料手套问:“我们这样大吃大喝不带上队长是不是不太好啊?”

哦……确实是不太好……那总得弥补一下啊……

于是他们又商讨了一会儿,很快就再次一拍即合。孙翔弓步上前,抢着拍了张几乎要被风卷残云完了的小龙虾,往轮回自家的qq群里火急火燎一发。然后多事的吴启还顺带圈了下周泽楷。

他们感觉自己的做法简直义薄云天,说着就飞快地光盘了所剩无几的小龙虾。

等吃得肚皮滚圆,一路打着饱嗝去找周泽楷汇合,大约都是九点半的事儿了。

江波涛走在最前头,带着一身小龙虾味的人按着号码找包间。推门一进去,就见到到自家队长一脸认真地靠在沙发上玩手机,线条姣好的侧脸被隐没在昏暗的阴影里有些分辨不明。而周泽楷反应速度很快,几乎在见到他们来的瞬间就迅速收了手机,露出一个笑容。

一大帮人一屁股往沙发上一坐,正剧就要开始上演了,大家忙得不亦乐乎纯属消食。

先是吕泊远兴高采烈地点了一堆歌,吴启蹲在一边指挥地也高兴,这个不行,那个不要,让我唱飞的更高。方明华找了个角落开始打电话,声音温柔,他说我等会儿接你来和我们队过七夕啊。孙翔感觉四斤小龙虾还没饱又吵着要去买爆米花。杜明在房间里找了个信号最好的位置,然后眼睛死死盯着他那手机。江波涛不知道在给周泽楷低声说些什么,周泽楷侧过头听得认真,江波涛还拿过周泽楷手机顺势划拉了两下。

那边的吕泊远和吴启想了半天,不知道用什么歌来开场,于是扯着嗓子就问:“队长,你说开场第一首什么歌比较好啊?”

周泽楷是个典型选择障碍,眨了眨眼睛,半天才挤出俩字,“都好。”

得,白问了。

他俩又转向副队开炮,“副队,开场第一首什么歌比较好啊?我想点小苹果,吕泊远非说我low,他吵着要点滑板鞋。”

买好爆米花推门而入的孙翔听见了,表示强烈的不满,“我靠你俩行不行啊,七夕唱这歌做啥?能不能来点应景的?”

在信号最好的位置伺机而动了很久的杜明幽幽开口,“分手快乐。”

方明华:“……”

吕泊远听了特不服,他一魔爪伸向孙翔的爆米花,抓了捧儿就跑,躲地远远咯吱咯吱往嘴里扔,“那你说,你要点啥应景的歌?”

“啧,一屋子大老爷们,要点我们就点有阳刚之气的歌。”

“诶这主意不错,还好你没说一屋子单身狗。来来来,你来我这儿,开场第一首给你点。”

得到了重视的孙翔屁颠屁颠跑去,气沉丹田地拿手指一点。

………………

哦,这人点了首强军战歌。

他拿着麦一脸陶醉,“怎么样,是不是特阳刚?我初中军训时候教官教的,我那时候还是领唱呢!”

“…………是因为唱得响所以当的领唱吧。”

“我靠这你都看出来了,来来来我们一起唱!我起个头啊!”

于是一屋子大老爷们就在七夕这晚开场第一首唱了首军歌。哦,还在孙翔的带领下唱得震天响。

江波涛心好累,他总觉得刚刚服务员进来的时候看他们的眼神很奇怪。

唱完第一首开场,按照轮回的惯例就是起哄唱歌了。周泽楷每年都是被起哄得最厉害得那个。其实队长唱歌在轮回是公认的好听,就是不太愿意唱。每次被起哄得厉害会去唱个一两首,但是每回唱下来耳朵都红得像是要滴血。

化悲愤为力量的杜明叫嚣得最厉害,一直不停地喊着“队长来一个!队长来一个!”

孙翔偷偷在底下肘制他,表情严肃,“小明你这样不行!”

“怎么不行?”杜明一脸疑惑。

“起哄要带押韵的!来这招也是我初中军训时候学的,你看着点。”

说着隔壁屋的小情侣就清晰地听见了一个超大的声音,“123快快快!”

“12345我们等得好辛苦!”

“1234567我们等得好着急!”

“队长到底行不行?!行,不,行?!”

隔壁屋的小情侣:……

轮回众人:……

江波涛拉了拉孙翔,来,你先坐下说话。

哦,虽然轮回众人一副傻了的样子。但是——傻人有傻福,傻人有傻福,傻人有傻福。

孙翔成功了……这人怎么又成功了……

周泽楷忍着笑从阴影下站起来,弯着腰去点歌唱。

但是选择障碍症的周泽楷在点歌屏上划了半天,还是没下手,他无奈地转过身去问在沙发上已经躺得横七竖八的轮回众人,“你们……想听什么?”

大家主动把这个给队长点歌的重担交给了小明。

杜明在暗里吞了吞口水,眼睛亮亮,“队长,真的什么歌都行吗?”

“嗯。”

“哦哦哦哦哦那我要听猴哥猴哥!!!!”

“……”哦,你出去。

孙翔一脸很懂的表情拍了拍小明肩膀,兴奋地表达这歌好,这歌好,老少皆宜。

杜明还不怕死地补充,“队长,就是那个【猴哥猴哥,你真了不得】”

“……”

周泽楷心想,我为什么要去照顾情感病号呢为什么呢。哦,他现在心里好累啊。

好不容易唱完这首没笑场,周泽楷以为终于消停了。没想到孙翔又站起来了,这人总是给人以飞来横祸的惊喜。

他又站起来了,大喊,“队长唱得好不好?”

“好!!!”沙发上东倒西歪的一个个起哄的却是很带劲。

“再来十个八个要不要?”

“要!!!”

哦,孙翔初中军训教官是谁,教的都是什么玩意儿啊……他又看了眼起哄的开心的轮回众人,周泽楷心里真的好累啊。

结果后来几乎每个人都被孙翔这样拉歌拉了一遍,等到终于轮到孙翔的时候,众人终于纷纷露出报仇雪恨的目光。

吴启最卖力,带头大喊。

“孙翔日得好不好?”

“好!!!”

“再日十个八个要不要?”

“要!!!”

拿着麦的孙翔一头雾水。

“我靠,你们还改词儿啊!不过等等……我日啥啊我?”

吴启咧嘴笑得阴森,往孙翔嘴里赶紧塞了捧爆米花,“日狗啊。”

“噫——”

“吴启你这人好污啊!”

“大过节的别——”

“啊!!!变态变态你干什么!!!”

直到一群谴责吴启声音的人里出现了一点奇怪的东西……来让我们把镜头给角落里的吕泊远和杜明。

就见杜明一脸惊恐地往嘴里疯狂填塞爆米花,而吕泊远的手正在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抚摸着杜明的胳膊。

“别看别看,我正在舍身取义安慰情感受挫的儿子呢!”

杜明被塞的鼓鼓囊囊的嘴努力一张一合,模模糊糊地吐出俩字,对着吕泊远,“鬼父!”

“等等,小明你知道啥叫鬼父吗…………”

吕泊远倒是相当坦诚,“乖儿子。”

……

这一晚上,大概是轮回所有队员过得最醉生梦死的一晚,谁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先无聊了开始在KTV里打开app下象棋的,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犯困了说先去约会周公了的。只记得最后一个醒着的应该是队长,他出门把包间续到了早晨七点,然后对着迷迷糊糊和已经睡死过去了的队友们宣布,“睡吧。”

虽然知道队长本来就好帅,可是这一刻的队长简直是……帅上加帅啊。

由于生物钟的驱使,大多数人纷纷在五点半左右就已经醒了过来。当然还有少部分人,比如杜明。这人躺得四仰八叉还在梦里,手机也已经从裤子口袋里慢慢滑了出来。

眼疾手快如方明华,他惊讶地发现,“诶,小明这手机指示灯一直在闪啊。唐柔妹子吧?应该是吧?”

“那还等什么,赶紧把小明叫起来啊!”

说着大家就一起动手把杜明从睡梦里拽了出来,把一直闪着指示灯的手机往睡眼惺忪的他面前一端。

他还打着哈气,头发也翘了一撮起来,根本无意识地往手机屏幕一滑——

【昨天去山里看我们种的树苗啦,一直没信号,现在才看到你的短信,不好意思啦。嗯,谢谢哦,你也七夕快乐!——兴欣唐柔】

方明华最先领悟过来,他大笑:“小明,傻人有傻福啊。”这次,是真的有福了。

而杜明却一个人捧着手机,他一遍又一遍读短信,嘴角上扬的幅度控制不住地递增。

诶,原来昨天的七夕,自己不是一个人啊。

End

评论 ( 4 )
热度 ( 20 )

© 虚无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