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无赞美诗

我开始使用第一人称
记录眼前所有的发生♪

【闺蜜组】事关迟到

校园paro

我……终于写完了……(大字躺)还有篇散伙饭,开了个头被我扔了快半个月,我发誓我假期结束前一定写完!!!

别问我为啥tag打那么多,我其实自己也看不出cp向是什么……


会考结束在夏天的开始,窗外一树的蝉音。刚结束的那个下午,学校不供应午饭,于是这成就了一个出校饱餐一顿的大好时机。

老冯照例唠唠叨叨,“别走太远,就两小时时间。最晚十二点半前回来,要开年级大会的,让我省点心啊,听见没?”

哦……其实说了也等于白说,至少对于台下,饿得昏天黑地还不忘讨论去哪儿吃比较好的黄少天来说,就是白说。

老冯话音刚落,他就迅速满血。一手提起包带,一手还顺便拽了拽张佳乐的辫子,“快快快!冲冲冲!我带你吃意大利面去!诶等等就前两句,我刚刚是不是唱了首歌,这调子特别耳熟能详你等等我觉得我快想起来了……”

张佳乐快步走,一脸我不想认识这傻蛋的表情非常动人,嘴上却还抽搐着继续接话“……四驱兄弟的主题曲。不过就两小时,来回路程还得算。喂,来不及的吧……”

黄少天毫不在意地留给他一个干脆的后脑勺,“来得及来得及,我们健步如飞。”说着还回头拍了拍张佳乐的肩膀开嘴炮,“相信自己。算了你还是别信了,我记得你上次那一千米喘得和辛巴似的,对对你还是别对自己抱有太大信心了,你信我就行了!”

“滚滚滚!再喘也比你这柯基腿儿快!”

一路上黄少天也没消停,不断地摆弄着手机,张佳乐好奇得频频凑头去看,“和谁聊呢,半天了。”

“我初中班长,想起来没?你应该认识,等会儿去餐厅我指给你看哈。”他又压低声音,神秘做派,“我让他帮我点了盘面,等会儿我端过来就能吃了。”

张佳乐似乎确实想起了点什么,一乐“嘿就人家这手速你还让帮着点菜,消遣你班长啊。”

“喂喂喂,张佳乐你很嚣张啊!敢不敢和我等会儿比光盘速度啊!哦不对我长了个口腔溃疡估计发挥不行,那就等回家我荣耀竞技场虐杀你啊!”

哦,健步如飞,于是这俩人光是地铁+步行时间就用了半小时。虽然全程靠着黄少天过人的语速点完了菜,再加上喻文州帮忙事先端了盘面,可是有句话说得特别安抚人心——“上菜是最漫长的等待”。

于是,在这个过程中,张佳乐成功围观到了黄少天拌酱,黄少天卷面,黄少天吃面,黄少天光盘的全过程,还有黄少天开始对刚上了桌的鸡翅膀下手。

他终于忍无可忍,招手叫来服务员,“不好意思问一下,我的那份奶酪培根面什么时候好?”

服务员一脸迷惑,“您好像没点这菜啊。来,您再好好瞅瞅。”说着伸手递来了张小票,他一目十行——果然没有。

于是,张佳乐从漫长的等待中直接等到了一击绝杀。

服务员于心不忍地补充,“呃……真的对不起,你们点菜时候说得太快了,我们没听清,要不您再点一次,我们现在就做?”

座位上啃鸡腿啃得正欢的黄少天毫无防备地,看到张佳乐朝他的方向紧了紧手上的刀叉。

于是乎,等到这面终于上桌,隔壁桌的喻文州早就撤退了,而张佳乐和黄少天就剩30分钟了。为了节约时间。张佳乐把一盘意大利面活生生吃成了夏日凉面,真的已经完全没有丝毫味觉享受可言了。他忙着跐溜面条,还费劲地碎碎念,“怎么办怎么办,我们真要迟到了!”

“怕什么!我给你说……”黄少天嘴里也都是咀嚼声,”我走之前还听叶修在那呼吁号召组队去吃海底捞,还有不少傻蛋在那响应呢,现在估计还在那儿涮着呢。哦,还有张新杰,他带队去吃烤鱼的,路还比我们远。你看,这么多垫背,就算迟到了我们也同生共死啊!”说着又不动声色地用叉子戳着吃掉了属于张佳乐的那份鸡翅。

张佳乐毫无反应,全心全意对付着意大利面,“我靠真的假的?你到底消息准不准啊?上次给我说海鲜店看到的都能吃的也是你!结果呢?太丢脸了!”

黄少天被张佳乐说得一愣,随后停下吃的动作,笑得快卧倒在餐桌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谁让你看上人家放大堂里的观赏金鱼了?”

他咳嗽了几声缓过劲,拿腔拿调地将海鲜店服务员的话学了个十成十,“那服务员怎么说的来着?哦——先生,不好意思,这鱼是观赏用的,不能吃。”

……

等到这俩人终于买完单背着书包,站在滚烫的柏油路时,12:15。

张佳乐指着手表特别绝望,“喂,这下我们俩是真迟到了……”

黄少天倒是坦然得表里如一,在烈日底下步速均匀,“一刻就一刻了,还有海底捞和烤鱼的人给我们垫背呢。我们慢慢来,一点都不急。来,拿出迟到的底气!”说着就伸手在空气里握了个空心拳。

张佳乐斜眼,“哟,感情你还有底气啊?还挺坦荡?会考结束就和我说明年再来的是谁啊?”

黄少天摸着后脑勺笑得更欢,“你不懂,君子坦荡荡啊君子坦荡荡。”

……

将将步行到校门里,张佳乐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特别不对劲。他拉住黄少天包带,喘着气“你看到穿我们学校校服的人了吗?”

“没啊,这一路过来穿着我们学校校服过来的我连只猴都没见着。”

“那你还不急!”

“急啥呀,来静心,静心,想想海底捞和烤鱼的朋友们。”

“……万一他们早就到了呢?”

“不可能!肯定不可能!除非他俩一个连锅端了海底捞,一个打包扛跑了烧烤架。”

张佳乐注视着被自己一脚踹飞了的小石头,叹气“行吧,我再信你一次。”

可是,等俩人终于历经千辛万苦到了教室门口,张佳乐却不太敢进去,原因是他手上的表分明地指到了12:43。

他往后门窗玻璃跟前一凑,哦,说要吃海底捞的叶修,还有那个组队烤鱼的张新杰都教室座位上好好待着呢。他翻了个白眼,直接把黄少天往窗玻璃前一推。

结果黄少天一瞅也傻了,“靠靠靠为啥俩人都在啊?他们难道真全打包回来了啊?那教室岂不是一股味儿……”

“傻蛋啊你!他们是压根没去!”张佳乐气呼呼,“这下好了,就我们俩迟到了。”

“你别急,你看——”说着黄少天小心地推了推后门,“这门是开的,我们猫着腰直接进去老冯老花看不清我们的!你手脚轻点啊,别说话了,不然我们真就壮烈了!”说着又习惯性动作地拽拽张佳乐的发尾。

“喂……到底是谁别说话啊。”张佳乐的头发已经有几缕直接挂在肩上,他无奈着弯下腰,拍拍黄少天的书包,示意他赶紧走。

随即就见俩人蹑手蹑脚,从后门突围,满头是汗,刚坐上座位相视一笑,旁边却适时响起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哟,黄少天和张佳乐,这俩迟到的终于知道回来了。”


End


评论 ( 4 )
热度 ( 34 )

© 虚无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