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无赞美诗

我开始使用第一人称
记录眼前所有的发生♪

【泉岚】痴心六百周番外·茜色

番外·茜色

 

十月份的时候,濑名泉说要带我去富士山。他特地请了假,说这个时候人少是淡季,想开车带我去。这事也算事出有因,我大概在几个月前和他抱怨——一次饭桌谈资交换性质类的谈话——明明京都离富士山挺近,我却没怎么去过,记忆里零丁的一些印象,是很小的时候被家里人带着类似春游一样地走了个过场,买了很知名却不怎么好吃的特产,其余就不甚明晰了。他当时没什么反应,照例给我盛了碗汤,逼我喝下去说是炸鸡块吃完一定要解腻,不然对皮肤不好。我的很多护肤方法都是他教给我的,他近几年在模特领域发展势头很好,签了个前景不错的事务所,所以这方面的条条框框格外多。

我们的关系谁都不曾多言地恢复到了三年前,我们一起失忆,一起翻篇,好像三年前那个被拒绝了的回复是不存在的,三年来的距离罅隙也是微不足道的。可三年的时间也确确实实地留下了些什么,我们都有变故,都有不尽如人意的事情。濑名泉的三年受挫史应该留给他自己说,而我只需讲讲我的部分就好了。

我当时走得很急,流亡一样地去了国外,材料写的不够好成绩也还差了点,没申请到最喜欢的大学,去了就近的一所院校。最后拐了很多弯去申请summer school,这个倒是通过了,也算有惊无险。我也真的做了近视矫正手术,但为模特事业添砖加瓦的说法已经不复存在了,我出国后淡圈了很久,人脉断了很多层,唯一和这个圈子的交集也只剩下濑名泉。我和他之间也不常谈这个,毕竟我们早不再是需要靠专业术语维护的前后辈了。只不过偶尔我还是会在看他杂志内页的时候夸他出落得好看,他每次听到这样的话都会撇开视线不看我,只有烧红的耳朵让我晓得这人心里究竟是这么想的。

他这人还是很变扭,只有这点和三年前没什么分别。他要带我去富士山的事情并未直接告知我,是发了假条短信到我的手机,称他要因事外出,我以为是他不小心将发给经纪人的那份误发给了我。直到他在前天晚上吃饭时状似无意地问我,请假了没有,我才明白过来他说的因事是我们两个的事,外出也是我们两个的同行。

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考出的驾照,大概是三年里的某一个日子。在机场接我的那次,他车开得已经很稳了。我起初还是睁着眼睛看夜景,后来就睡了过去,睡得很平稳,没做什么梦。我抱怨过我不想学开车,总觉得坐在驾驶座上视线受阻的感觉很不好受,也不喜欢坐副驾驶,因为出车祸概率极高。但濑名泉一直很坚持要我坐副驾驶座,每当我习惯性打开后车门的时候,他都要扣着我手腕把我拖进副驾驶座上。他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只好安分坐下,笑着问他,副驾驶座位的意思是不是我们在谈恋爱的意思?他本来要倾过来给我寄安全带的动作一顿,调节带接着就被塞到我手里,我以为要等不到他答案了,就只好自己给自己扣上。等全部动作都结束,半晌后我才听见一个闷闷的“是啊”。我笑得更大声,穿过他汽车发动的轰鸣声。

我们其实最后没去成富士山,濑名泉车开得稳,方向感却实在是差强人意了,我们开向了富士山一侧的忍野八海。我其实并不在意去哪里,他却有点丢了面子的样子,很懊悔地摸了摸鼻子,干咳两声,讲下次会提前做好功课。

我们到的时候在下午两点左右,这里应该被划分进了旅行景点,光是一个转角就接连遇见了三个旅行团。他们兴致很高,举着手机在拍沿路风景,也许有几张照片里我和濑名泉也入了镜。路上售卖水果的摊位有很多,我想先去纪念品商店看看,就拉住了濑名泉要付钱的手。

这块地方也不算和富士山毫无关系,有个地方能让我们拿自带的空瓶接富士山的水。当然空瓶的说法是我强加的,里面水还很多,剩了有四分之三,被我们俩站在接水点分着灌完大半。还剩下最后几口却是谁也不想喝了,我本想勉强自己清空,他已经劈手夺走水瓶了,说着剩几口也没什么关系,就径自上前去接富士山之水。他装完把水递给我,问我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味道。我装作很陶醉地灌下去,说着“超——好吃”一类的夸张的话,他被我骗得将信将疑也喝了几口,皱着眉质疑我的口味问题。其实是真的很好喝,非常清冽的味道,也是我在小时候那次匆匆忙忙的游程中,没能体味到的味道。

我们买了很多杂七杂八的特产回去,我买了很多糖,濑名泉这次倒是没拦我,说他以前的那位室友很喜欢吃零食,我若是吃不完送些给他,他应该也会很喜欢。这里景点不多,几张照片就能全部囊括,夕阳时分我们就差不多开始慢慢往回走,太阳降了几分,人影也能看得清楚。我们大包小包地拎了好几个袋子,两个人的影子被袋子填充着扩大了一倍。我看着有些想笑,濑名泉正好偏过头看见我的这个表情,问我想到了什么。我却没好意思将这个奇怪的笑点解释给他听,只说自己刚刚看到了桃子冰激凌,想着要吃却忘了买,现在想想还是很想吃,笑自己居然还有这样一份小孩子心性。讲着讲着濑名泉却不走了,他把袋子往手肘处提,空出了的手向下绕过缠绕的袋结牵住我,牵着我往回跑。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要跑,我们分明一点都不赶时间。可我们却还是义无反顾地向前跑,跑在茜色的风里,跑在细碎的光影里,穿过熙熙攘攘的旅行团和零售商店,穿过古桥长街,最后我们停在了那家我说了想吃的冰激凌店面前,濑名泉付了钱将桃子味的冰激凌给我。

他递出的动作没有收回,他牵着我的手也没有松开。他看着我的眼睛很认真,我也不好开口调笑这样的氛围。我们都知道了这个举动是什么意思。那三年前没有被接受的告白,三年间我们双方的心照不宣,三年后我们的闭口不谈,堆积如山的往事,繁杂而理不清的头绪,终于抵不过琐碎的幸福,在高空发出了一声巨响然后迅速瓦解。于是心灵的罅隙被填满,时间的沙漏被倒转。我和濑名泉的关系,就像一封迟到了的阿芙罗狄忒诗笺,终于在秋波中完成了终端传送。

这样的天气不适合吃冰激凌,吃完冰激凌也不适合立即接吻。而触犯了每一条的我们,却终于如我所愿地,成为了最平庸的恋人。



---------------------------------

这两天被刺激了所以更文,晚上有事情所以先发没空捉虫了,等回来看有没有时间捉。而且好久没写,手又生了(。)非常开心的一件事,星耀祭剧情一补发现我关于旧友的事情奶的还是挺准的,没必要改了。濑名泉番外不定期放出,大家不要等我,我真的很狗的。

顺便解释,大泉哥前面那个关于恋人的说法其实岚岚不认同但他还是很开心,结尾才是他们真正解开心结当恋人了。虽然这个触发点的设置比较奇怪,但我觉得能让他们真正放下过去的应该也只有现实中的温暖了吧(←我没谈过恋爱我不知道都是乱猜的)其实完结章里的状态是他们和好但是没在一起,现在是真的在一起了。解释完了,我跑啦。

评论 ( 10 )
热度 ( 44 )

© 虚无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