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无赞美诗

我开始使用第一人称
记录眼前所有的发生♪

【泉岚】痴心六百周 04

04


进了十月,京都的天气已经有些冷了,时不时就能起阵风,出门得翻出外套来穿。我总是不好好穿外套,喜欢松松垮垮地披在身上。我觉得这样会更好看,人也能显得瘦,但总是被哥哥教育说是为人随便。他的条条框框很多,还经常爱说我漠视前后辈关系,逮着一个点就能对我灌输一大通的教育理念。我一直觉得是他小时候被爸爸妈妈教育多了,所以才忙着体验教育人的角色。

我为了躲他唠叨,只能像模像样地将拉链拉到脖颈处,告别时给他检查我穿戴整齐的模样,等出门拐过十字路口,才换回自己原来的穿法。

学校离我家有点距离,是要撘地铁换乘才能到达的距离。我习惯早点去,方便出门能看见清晨特有的浅白色月影,还能避开早高峰,找到个座位,听会儿昨天晚上懒得听的英语,或者是涂两笔数学作业。现在我的事项又多了一件,检查手机邮件的情况。

我已经检查出来了,这人的熬夜不是个例,他几乎天天有事情能弄到凌晨。我们一来一往地写了几封,他给我的回信多半是在零点,甚至偶尔有几天能看见时间标记在一点多。我第一次问他熬夜原因的时候,他给我的解释是:他有一个吸血鬼室友,白天萎靡不振,到了半夜才出来活动,他被连带着作息极度不正常。

我笑得不行,这人真是拿我当三岁小孩在敷衍。吸血鬼和人类共处一室,他的喉咙居然还没被咬断吗?当然我还没法这样对他说,我只能顺着吸血鬼的梗建议他搞点大蒜和圣水,说不定能换来几晚好眠。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反正他对我这条不置可否。

我也不会简单地作罢,要是现在就止步,我们可能就是个靠邮件通信的前后辈了,这点我和他都心知肚明。我哥哥说对了一半,在他看来的我那习惯性漠视前后辈关系的行径,其实质是我倾向于追求一个势均力敌的平级状态。但是不可否认,一开始的客气与伪装又是必要的,我若是不摆出后辈的虚心态度,濑名泉怎么会愿意铺出第一格台阶呢,我又如何能够顺着迈出第一步?只不过我更加贪心,我想建立的,从来不是永恒不变的谦恭有序的森严等级,那样的话,我们的沟通始终是隔着差距悬殊的隔板的。只有两人的精神处于真正对等状态,情感倾诉的闸口才能被打开,这才是我的深层目的。

相信致命吸引吗?我从不是宿命论的信奉者,但显然,我已经无比渴望汇入那泓泉流。

所以啊,我如此急切地想知道他熬夜的原因,因为这标志着一个真正的转折点。而我为了攀上这个点,必须要花很多苦功夫。接连几封的结尾,我都尽量拐弯抹角、状似无意地提起这个问题。好在他根本不擅长长时间拉锯战,终于愿意在今早收到的最新一封邮件里坦白告诉我,吸血鬼室友只是个常量,他平常并不会那么晚睡,正好这几天在追一部深夜剧,只能守到半夜。

我再接再厉,问他看的是哪部深夜剧,我想找来一起观影。

这话没作假,我其实还是挺想知道他到底看什么剧能看到那么晚,深夜剧的尺度向来很大,我意外居然也有深夜剧会符合他的传统美学。

人在电车上,我回信的时间太过有限。而且手机的键盘我操作起来更是不熟悉,打字的速度远没有在电脑上操作流畅。手忙脚乱了半天才发送成功,远不到规格的八百字,但至少面上看起来没有少到被认为是冷落对方的境界。

我舒了一口气,将手机扔回书包准备下车。一抬头发现,玻璃窗外的风景很陌生,明显开到了远郊,我已不知坐过几站。


评论 ( 13 )
热度 ( 30 )

© 虚无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