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无赞美诗

我开始使用第一人称
记录眼前所有的发生♪

【泉岚】苹果树01-02

文名以后可能还会改,因为我现在实在是想不出叫啥名了(。

-------------------

苹果树

CP:濑名泉X鸣上岚


01

“啊啊,烦死人了。我也早就说过,我不需要什么家教!”

旧式的木门被关得震天响,走廊也没有隔音,响声直直贯穿到楼下,连养在楼下客厅那只向来聒噪的鹦鹉都被吓得缩起脑袋。关门的人摆出一副明显拒绝沟通的样子,门里还能时不时听见一系列重物落地的声音。

被拒绝了的鸣上岚却并不是很在意,这最多算是个脾气差一点的雇主家小孩,比起上一个直接解开袖口想和他自由搏击的孩子,这个应该能划入性情乖顺。他年纪虽轻,但在学术领域上建树却令人惊叹,因此找他来任职家庭教师的信函常常把他的信箱给塞满。得益于这些委托,他也算是有了几分对待这类暴躁期青少年的经验。他索性在房间门口蹲下,用随身带的信纸和自来水笔快速地写了一句话,顺着底下的缝隙塞进门内去。

他好像是能笃定房间内的人一定会看到一样,就这样守在门口。他的直觉也的确没让他失望,几秒后声音隔着门板传过来,有点闷,“你以为是在和小学生交流吗?塞门缝这样低级的事情也做得出来。”

鸣上岚还是不说话,依旧飞快地在纸上写,“啊啦,这不是已经成功了吗?说明这样的方法对泉君很奏效呀。”

里面不响了,大概是不想理他。鸣上岚又继续递进去一张,“其实你不开门我也有方法进来哦,已经拿到备份钥匙了,不过想着进门前还是得到主人的允许比较好~”

门嘎吱一声从里打开,鸣上岚为了防止开门者反悔,赶紧伸进一个胳膊顶着,却没曾想他伸出的手直接被一把握住,拽入门内。

濑名泉一只手以一种近乎桎梏的姿态锁住鸣上岚的动作,另一只手就直奔在他的上衣口袋。他隔着口袋外侧摩挲,好像在找什么,不过口袋空空如也,叫他很失望。他本想再去如是对待所谓家教的裤子口袋,不过动作却已经被打断了。鸣上岚已经挣脱了束缚,他反手抵住濑名泉的手,再毫不犹豫地甩开。

整套动作略显粗暴,可他一开口,言语上却和行为高度不符,“啊呀,泉君是要找钥匙吗?”

濑名泉不回避地点头,“钥匙给我,你可以走了。”

鸣上岚笑得像拆完毛线团的猫,眼睛都快眯起来,“好可惜呀泉君,从来没什么钥匙。”

02

濑名泉莫名其妙多了一个家教,他觉得头疼不已。他本打算直接向父亲提出抗议,毕竟自己的表现并没有低劣到需要得到家教的辅佐。但接下来的一个礼拜,甚至两个礼拜,他都没见到父亲的面,这个抗议自然也算被无形镇压了。

他想着既然父亲方面做不成文章,那剩下的办法只能从家教上打主意。他做出一系列的恶事,以为这样就能让家教自行告退,明白自己是个顽劣不堪的同学,再多的教育也是枉然。可他和鸣上岚之间的心思差距,似乎从第一天的抢钥匙风波起就奠定了地位,那人比他想象的要狡猾的多。

每当他故意不写布置作业,或者在门板上立墨水瓶,企图下场蓝黑色的雨。鸣上岚总是用那样看小学生出丑的态度对他,嘴里轻飘飘说着,“真期待,泉君今天想干什么呢?”。哪怕他只是笑,这个笑的意味在他看来大概也有八分沾上了嘲笑。

濑名泉觉得这人实在太讨厌了。他的态度让人讨厌,他奇奇怪怪的口癖让人讨厌,他的发色、眼睛,几乎是身上的每寸角落都让人讨厌。可他又不得不下心思去对付这个人,因为现在的他对这个人了解太少,无从得知对方的软肋。而鸣上岚就不一样了,他在来的时候应该就拿到了一份详尽的关于自己的信息资料,所以才几乎能够精准地踩住自己的命门。

所以他急需一次溜出去的机会,这样才有机会收到情报。但他近期表现太差,鸣上岚给他父亲打了个报告,他父亲听得直接让他这段时间别出门了,好好在家和老师搞学术。

他为了假期,只能迫不得已地装乖了几天——布置的作业有好好完成,上无聊的逻辑理论课的时候也没有哈气连天,虽然还是不肯称鸣上岚为老师,因为他觉得这人看起来比他都要小。不过这样的表现也总算是呛呛挤进合格线内了。

他觉得时机差不多了,逮了个鸣上岚批他作业的空隙,像邀功一样地问,“你觉得我最近表现怎么样?”

鸣上岚头也不抬,“嗯,不错。可比最开始好多了。”

他变本加厉,“那让我出去几天?”

“不行哦,谁知道你出去了以后还回不回来。”

“这是我家,我肯定得回来的吧。这样吧,就一天?”

鸣上岚抬起头看他,露出好笑的模样,“怎么这么着急出去,是要出去约会吗?”

濑名泉撇嘴,“不是啊,你真是超烦人。“自顾自地收拾桌上文具,强行给自己下课,”其实你不准假的话我也有办法出门。到点了我会按时回来的,你也没必要天天像看犯人一样看着我。”

“行吧行吧,那就破例给泉君准一天假哦,本来说是要多关几天的。那明天补双倍的作业就是了,你这么聪明,很快就补得完的。”

他才听不进这个家教老师的夸奖,这人说话一向半真半假,谁知道夸自己的这份是真还是假呢,他只要假期就可以了。

他抓紧时间上街,花钱雇了个侦探,将鸣上岚的姓名照片一一奉上,叮嘱说着要好好查个彻底,还把重点划在了弱点和软肋上。等人家问他,查完以后以什么形式送过来呢,濑名泉一愣,下次再要假期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了。再说这东西可得藏好,今天他出门的时候,鸣上岚就站阳台上目送了一路,要是下次他和侦探接头又被看见,这东西可就失去意义。他脑筋转得飞快,和侦探定了个暗号:就说查完了打个电话过来,他一接通就可以走了,然后把东西塞进他家门口的地毯里,他自己会找个时机摸出来的。

TBC

评论 ( 4 )
热度 ( 21 )

© 虚无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