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无赞美诗

我开始使用第一人称
记录眼前所有的发生♪

【阿多飒】西西弗斯的石头(中1)

我真是宇宙第一墨迹永远不写正面交锋(。)

-----------------------------

下午照旧是田径部的活动时间,但体育祭离得还早,训练项目也不必那么着急准备。而且体育祭向来以玩乐性质为主,对体能方面并没有太大的硬性规定。除却身体条件实在不算好的几位要在太阳伞下过活,大部分人都应该能适应体育祭的运动强度。所以,抛去开头一千五规格的雷打不动的训练套餐以外,剩余的就都是自由支配的时间。

 
当时间富裕起来,人无所事事的状态就变得尤为明显了。阿多尼斯尽量给自己找了点事情来做,比如说,绕着操场开始跑步。他没有强制规定自己要跑多少圈,本意是打算跑到能想出解决方法为止吧。可是直到他被同部的天满光惊呼,“哇,副部长主攻的原来不是定向越野,而是马拉松吗?好厉害!”他才如梦初醒似地收住还意犹未尽的步伐,直愣愣地在看台边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无奈的是,高强度的运动量也没能够让他心里那团无妄之火平息半分,反而在春日不算刺眼的日光下面,此消彼长地在他的躯体里叫嚣。他大概已经思考了将近一个中午了,不,如果从烦闷时长来算,大概三天以内的每段空暇时间,都被他用来进行无休止的思考。
 
他也觉得这样的自己显得尤其反常,毕竟从小就要遵守的丛林守则告诉他,必要关头当前,先行动的总该是身体而不是头脑。尤其是当头脑显得不够用的时候,身体力行地做点什么,反而是更加有效的。可他却始终搞不明白这样烦闷的根源在哪里,仅仅是神崎没有来读书吗?仅仅是三天都未能见到他人吗?那这样的烦躁感是依靠见一面就能消除的吗?他平日的这么多问题都是由神崎来解决的,那如果见面后如实地将这些问题付诸于神崎,又回得到什么样的回答呢?阿多尼斯为自己的一无所知感到头疼。
 
所幸他一个人的自导自演并未持续太久,同组的鸣上岚似乎也刚结束训练,顺手给他递过来一瓶水,自己则拿着冒着冰霜的瓶子贴面冷敷,“啊呀,今天跑步流汗很多呢,要及时补充水分哦。”
 
阿多尼斯垂眼接过,道了句“谢谢”。刚启了瓶盖的瞬间,话语权就又被对方掌控了。
 
“你这两天有心事?”鸣上岚状似无意地询问道。
 
阿多尼斯一脸被识破后的讶异,没掩饰地点点头。
 
“你跑了很多圈呢。”鸣上岚笑着指指操场,又指指自己的眼睛,“女孩子的心思可是很纤细的。”
 
“听说神崎同学这几天都没来上课,你烦心的是这个吧?”他看着阿多尼斯持续惊讶的脸色,又笑着把剩下的话补完,“我们班级离得近,消息传播的速度可是很快的哦。”
 
“不过更重要的是,你的焦虑感可真是太外露啦,而且——”
 
“而且什么?”
 
“你真的确定,你的定位,是无误的吗?”
 
阿多尼斯被这句话钉在原地,时间被急速骤停,身上的血液却仍可以在青色的血管中沸腾交替了三个轮回。如同名字预示那样,他的确生来就拥有让人动心的俊貌,可是归根到底,他无法逃脱这个名字的主人因触怒爱神而受到的亘古惩罚。他能在残酷的丛林法则中保守对人世的善良,却在人间三情中独独对爱情感知不明。好在鸣上岚拐了十几个弯的话,好像也神奇般地避过爱神给现世的阿多尼斯设置的冲冲荆棘,精准地冲向了那块最柔软的阵地。那块蒙世许久的玻璃也终于被掸去第一块灰尘,让人能够在光明下窥探这样一个伟大而隐秘的秘密。而一切的始作俑者却早已挥挥手走了,老远还能听见他对杏说,哎呀,今年的樱花开得可真是好。
 
阿多尼斯懂了吗?他也许是懂了,他带着忽明忽灭的心情,带着莲巳敬人准备的和果子,和鬼龙红郎一起,扣响了神崎飒马家的门。
 
TBC
 

评论 ( 4 )
热度 ( 19 )

© 虚无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