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无赞美诗

我开始使用第一人称
记录眼前所有的发生♪

【阿多飒】西西弗斯的石头(上)

上一次写文是两年前了,现在算是复健。时间线搁在返礼祭那一段,尽量查资料还原原作设定了,希望不会唐突,如果有bug欢迎大家指证啦!

-------------------------------

西西弗斯的石头

CP:乙狩阿多尼斯X神崎飒马


午休的钟声打响,教室瞬间空去四分之三。而剩下的四分之一内,包含着坐在位置上的阿多尼斯,他没有如往日地去买周三特供,而是静坐在位置上,显得有些焦躁不安。他这样烦闷的心情几乎是外露的——他把写废的草稿纸对折,再对折,直到折成不能继续的一小块正方形,然后盯着这个正方形看了许久,又不胜繁琐地抬手把他们展开,力道恰好地揉成毫无形状可言的一团。可惜做完一系列宣泄似的举动,他心里的烦躁感也没有减轻丝毫。因为这已经是第三天了,神崎飒马没有来到学校的第三天。不过他担心的并不是他连续三日吃不上神崎的手作便当,也不是一起去买红豆包的路上少了个搭子,亦或是他那些向来没有根由的问题少了位解答者,尽管这位解答者算不上热情,甚至在他数次提问下败下阵来,说“不要什么都问我,阿多尼斯殿下”。

由于自身所带有的外来者的属性,虽然在这个国家已居许久,日语也说得相对地道,但是阿多尼斯对这个国家无从学习,潜移默化的人情世故却显得有点束手无策。不过他到底还不是块冷冰冰的石头,大概能猜测神崎连续消失几日的原由。返礼祭在即,学校层面是要求所有组合都参与这次返礼演出。而返礼祭的时间却刚好赶上毕业季,也就是三年级生将要离开学校的日子。对于一般的以低年级为主的组合来说,可能三年级生的离校不会造成很大的实质性冲击。但是对于红月和UNDEAD来说,三年级生的存在却几乎是顶替了半边的支柱。而且,UNDEAD还算是幸运地有两个人能相互扶持。可是对于红月,当莲巳敬人和鬼龙红郎两位前辈离校,就真真正正地是需要神崎飒马来独当一面了。阿多尼斯以不算丰满的人情知识猜测,神崎同学大概是在为前辈的离去和未来的迷茫而难过吧。

那这个时候该怎么做呢?他才刚刚好考虑好了原由,却又在解决方法上犯了难。要给神崎同学发短信确认状态吗?还是直接打电话进行安慰呢?可是就算自己克服了在高科技产品面前的畏难情绪,神崎这位宛若活在战国时期的远古人类,十之有八九怕是会接受不到电磁波的传送频率的吧?

他犹豫再三,决定先去请教一下他的三位姐姐。毕竟女孩子,她们的情感总是比他这样体格的男人要纤细一点。他尽量小心地挑在非工作时间段,操作不娴熟的手机使用技巧,向姐姐发出提问。收到的短信却是五花八门,可他读了才知道,姐姐们似乎深刻误会了他的意思。大概是他的措辞太过拙劣,竟让姐姐们将神崎认作是他正在交往的女友。大姐大发雷霆地说回家要教训这个臭小子一顿,白色情人节不想着先讨好姐姐倒是想着要去讨好女朋友了。二姐则是以为情人节在即他们却位处冷战,随短信发来的是哄女朋友十八条守则和三姐发过来的长篇大论的挑礼物手续倒是不谋而合。

他小心地向姐姐们一一道谢,却又私心地否认了姐姐所提供的所有解决途径。毕竟在这件事情的认知对象上,姐姐们就错得可以了。可是在这样的情况,哪怕是放到自己原来的国家,他以前也从未有过旧例。因为打从一开始,他就从未将神崎飒马视作弱小的、需要保护的对象,自然也不会对他说出什么多吃些肉吧,或者由我保护之类的话。他将神崎飒马视作挚友,也视为能够与之一战的强劲对手。这几点无一部证明了他认为他们之间处于一个力量对等的关系,不存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也没有所谓的保护主义。可是眼下,种种迹象都表明,神崎是处于伤心难过的阶段——为了即将毕业的莲巳前辈和鬼龙前辈——不然他也不至于闭门不出的消失几天。

他不知道当力量对等时的安慰该是怎样的一种安慰,毕竟安慰一词的出现向来昭示着关系的悬殊和强弱分明的地位,而这样的一种例外情况刚好一击命中了他人情世故中的盲点。所以到底,该怎么做呢?他转了一圈又回到这个问题。他想过向周围的人请教,可眼下情况复杂,他自己组合里也还残留着一大堆的事情等着要去解决,而唯一相熟的组合前辈这两天又仿佛人间蒸发。

阿多尼斯仿佛又体会到了刚来日本时候在十字街口迷路的无所适从,好像周围所见之人都是成群结队的,唯有他游离于人群之外,只能装作煞有介事地踢踢路边小石子。明明是已经反复练习过的日语,却一看到过路人的脸就缺少了一份开口的勇气。明明长相如狂野奔放的孤狼,却在十字街口迷惘得像不知所措的新世界羔羊。那时候尚且有着神崎带着光走向他,又或者说不是光,是满身的火烧余霞让特定时间特定地点的这个人看起来如同救世神佛。可现在位置移位,阿多尼斯却不晓得自己能不能起到一个安慰的效果。

他叹了口气,起身扔掉已经展平褶皱的纸团。
 
TBC



评论 ( 5 )
热度 ( 17 )

© 虚无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